冬至的清晨,我做了個夢,

夢見我在一個像是遊艇碼頭的地方,

非常慌張,好像後有追兵,

眼前那個綁著低低的馬尾,穿白襯衫、窄裙的那個女生不就是背後正在追我的那個人?

很可怕的感覺~~她何時超越我,好整以暇地在前方等我?

 

我躲進像是小艇維修廠的地方,旁邊有帆布蓋著但露出一部分船身的快艇,

心想要抬腿跨過帆布不要被絆倒,

可是腳動不了,

那個白衣女生過來搭了我一下肩膀,我想甩開逃走,

整個肩膀是僵硬的,動不了,

手也動不了,身體更是動不了,

瞬間清醒,腦袋裡閃過一個想法:不會是鬼壓床吧?

不敢睜眼,因為不知道會不會看見不該看的東西?

偷偷嘗試要動動看,

但是動不了的感覺讓人心生恐懼,

"鬼壓床" 三個字一直出現在我腦子裡。

 

等我聽到老太爺似乎醒了,

趕快出聲叫他,整個才放鬆下來。

 

朋友們頻頻問我是不是壓力太大?

我能想到的壓力,大概就是畫好圖、想做的羊毛氈卻一直沒有動手做,

為了不要覺得自己都在混日子,

設計圖還是在畫,版型毛量也都一一算好,

越是這樣,對一直沒有動手的自己就越發的不滿意

 

為什麼沒有了玩羊毛氈的動力??

希望這段”全然やる気がない時期”趕快過去啊!!

 

Cups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