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藥很苦的喔!所以糖漿多加了點,怕 Life 不吃。

即便是這樣,沾到藥而已的 Life 還是拼命逃,抓都抓不住,

最後只好把她放到寵物美容桌上餵,

起碼膽小的她不敢往下跳,乖乖地吃完第一餐藥。

剛吃完藥的 Life 拼命舔嘴,努力的要把苦味消化掉,

嘴邊的毛被舔得濕濕的還一臉無奈。

 

Life 在我眼裡心裡,都是一隻活蹦亂跳無憂無慮,又貪吃,又膽小,又黏人的撒嬌狗。

在她一歲四個月(2009 年7月)的時候 第一次來月經

我以為她的生理期就是一年左右一次。

去年(2010年)8月回高雄的時候,還跟妹子提到 Life 的生理期應該快到了,

結果不是快到了,而是已經到了,

只是量太少,少到不管是尿墊還是他們的睡墊;家裡的被子、沙發,

全都沒有弄髒過的痕跡。

Family 時不時的就去騎一下 Life,才是發現她生理期的原因。

(Family 包著尿布,每次都只是腳步紊亂的做做樣子,

而且早就結紮了 ~ 2008 年 6 月 25 日

 

由於 Life 的週期不是半年一次,會拖拖拉拉的我也視為平常,

量很少,平均兩三天才會有一兩滴,

我還覺得這樣也蠻好,乾乾淨淨的,

 

Life一樣食慾旺盛,一樣活蹦亂跳,

家裡追玩具追得最兇的就是她,

讓人忘了她生理期已經默默地拖了超過半年!

而這半年, Life 的毛色褪得超快,超明顯!

我警覺說要帶 Life 去看醫生的時候,

老太爺還覺得 Life 又沒怎樣,幹嘛看醫生?

 

今天一早帶去,醫生說就算經期拖拖拉拉,也差不多一個月,

半年實在太超過了,

但以她的年紀,子宮蓄膿的話實在太早,(2011 年3月9日才滿3歲)

子宮蓄膿一般好發於6歲以上的狗。

而且 Life 的月經除了量少、拖很久之外,沒有膿狀的分泌物,也沒有臭味,

再者子宮蓄膿的狗狗會狂喝水,但 Life 的喝水量並沒有改變,

子宮蓄膿這部分暫時被排除掉了。

醫生認為比較像是卵巢異常或病變,

很可能卵巢濾泡不斷的在成熟,所以就不斷的有經血,

這種情況的話,最好的方法是拿掉卵巢,

就,等於結紮了。

 

我聽到這裡,不知怎麼的鼻頭就酸了,

還想說過幾年讓 Life 生寶寶,我還想養 Life 的寶寶呢,

怎麼感覺和 Family Story 一家的緣分到 Life 這一代就結束了...

 

醫生知道我的想法,說要不,先內科治療看看,

也許只是卵巢發炎,先吃一個禮拜的藥,如果沒有再來,也許就沒事了。

然後,

讓我 跟老太爺 商量看看...

 

其實 Life 也還是活潑得很,但我卻一路上卻不爭氣的流著淚。

 

我自己知道,以 Life 的情況,要抓她的受孕期根本就很難,

或許結紮是對她而言最好的辦法,

但我們一開始就希望養 Family 的小孩,

希望養 Life 的小孩,Life 的小孩的小孩....

 

 

先吃幾天藥吧,吃藥這幾天也是我抉擇的時間,

讓我和老太爺都靜下來好好想想。

 

這幾天就邊吃藥邊觀察,邊想想該怎麼做吧!

Life 寶貝,委屈你吃幾天苦藥了,

最好是吃完這幾天藥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psfamily 的頭像
Cupsfamily

羊毛氈 & Cupsfamily ✿╹‿╹✿~❤

Cups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