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去原燒的重點(原因在此,但最後發現烤肉~不管是豬還是牛,都比烤牛舌好吃。

 我們去的早了些,5 點多就到了,

被安排坐在等候區等待 5 點半開始營業。

閒著就拍起了背後的酒,

日文老師看了跟我說:akadama 是很老的葡萄酒品牌

他不說我還以為那一大瓶一大瓶的日本酒都是清酒類的哩。

 生春捲

日文老師說台灣的花生好好吃!

日本的花生雖然也好吃,但是進口的多,本地產的少之又少。

這個生春捲因為灑了花生粉,老師堅持要用筷子吃,

要是我,用手拿起來就吃了~~
 牛犇湯,老師的。
老師本來喝了一口,發現我還沒拍這碗湯,趕快又把湯匙放回去讓我拍照

 紫米奶酪,這也被老師稱讚好吃。

 我們各點一份牛肉和豬肉的套餐,

邊吃邊聊,老師還邊考試,每吃一樣菜就問我日文怎麼說?

厚厚!還好本人就是生活單字厲害!

不過沾醬的日文我原先是不懂的,感恩老師吃飯還不忘教學,多教了我一個單字。

燒肉的沾醬叫做たれ(唸做TARE)

老師說,在日本吃燒肉的話,肉一定是醃過的,

有用鹽醃的,也有用醬油醃的,烤的順序不能弄錯,

醬油醃的一定要放後面烤,要不然烤網會黑掉,有的人會很生氣,

他說尤其大阪人很講究這個。

他跟我說了一件去野宴吃燒烤的事,我聽了覺得好好笑,分享一下:

有一次他和一些外國朋友去野宴,到的時候已經接近很晚,

臨界最後點餐時間,服務生要他們先點餐,

點了滿滿一桌子不說,

服務生還過來幫他們烤,還烤得很快,一直翻面

好像怕他們烤太慢,在趕客人一樣。

聽得我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台灣的店家,但又覺得好笑....

而王品集團的服務是眾所公認的棒的,

只要發現水少了,就來加水,

桌上有多餘的空餐具就會來收,

講話的口氣和態度永遠讓人舒服,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但日文老師說在日本,

除非客人叫服務生過來,

要不然服務生一直來清理桌面,或加水,

其實是一直在打擾客人,甚至有趕客人的意思,

他們並不覺得這樣算是好的服務。

還有一件有趣的,

因為老師第一次到原燒,

我讓原燒的小姐上菜以後就教我們怎麼烤肉,8 秒鐘如何如何...

這部份日本人的他又有意見了,

他說這樣好像把客人當小孩子看很失禮,...ㄜ...~~文化差異!

我們覺得很貼心的部分他們反倒覺得很囉唆,很多餘,

不是說日本人很多禮嗎?

說真的我覺得他們是多禮到想太多了!!

還有,

原燒教我們把牛舌兩面烤熟,捲上蔥鹽來吃,

但日本人的吃法是

牛舌只烤一面,把蔥鹽加在沒有烤的那一面上捲起來吃,

老師吃了一次捲蔥鹽的牛舌就不再加蔥鹽,

他說蔥鹽的味道太重,壓過牛舌的原味,

但是單吃蔥鹽倒是挺好吃的。

原本我以為他愛吃牛舌,結果也還好

反而他以為我愛吃牛舌,還說下次來台灣要帶好吃的仙台牛舌給我

我趕緊說我不是很愛吃牛舌,

而且肉類不能帶進台灣,千萬不要做違法的事!!

........

 

 

他要回日本去了,對台灣和日本許多不一樣的生活和習慣,

雖然不同但也已理解,而且很能適應,

所以他說老了以後想搬到台灣的天母養老~~

 

創作者介紹

羊毛氈 & Cupsfamily ✿╹‿╹✿~❤

Cups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